豆奶短视频app合集

() 将琳儿留在梦境世界,是我存在唯一的意义。

“呀啊!”白衣少年一拳击中华服少年的腹部,他已经完没有了皮肤,只剩下一身的白衣和紫色的流体介质,他的双眼已经化为了红色的邪光,在鸟笼内光点般闪烁。

我存在的意义,只有琳儿。

琳儿!那么多轮回的苦难,那么多轮回的罪孽,都是因为这个恶魔!!这个该死的恶魔!

“给我死!”白衣少年又是一拳斜冲至华服少年的脑袋,狠劲的风呼呼的吹到华服少年的长发之上,黑发凌乱被散落的浮空支柱尘埃纠缠。

“pa!”华服少年反拳接下重拳,重拳的冲劲让袖口飞舞,撕裂开来,他一拳狠狠的砸在白衣少年的手臂上,牙关紧扣,鲜血在嘴角飞溅,他终于明白了,那条黑金鱼的目的,并不是让他来解救琳儿,他根本没有办法足够的力量打的过这个和自己一模一样的人儿,这个不知道姓名不知道因果的“冒牌货”咒骂着自己,如果是现在,自己也不曾亏欠琳儿,这个已经失去了样貌的怪人一次又一次的责怪自己对于琳儿的亏欠,到底,有哪些他未知道的东西,还有多少,还有多少自己未知的东西?

为什么总是这样?自己永远都是蒙在鼓里,从进入灵界开始,一切的一切,都从未知开始,从来没有人能够告诉他,如此的意义,到底在哪里?

十年生命的挥霍,就那样毫无目的的挥霍,如今白灵山的转机也不过是那些素未谋面的父母一种从未有过的生命的寄托。

所有的所有都曾变得没有意义了起来,盲目的生着,又将要盲目的死去?

或许,他从未明白为什么自己回来到这个世界,从开始的少有的喜悦,到现在毫不夸张的失望,明明如此的残酷,却要他毫无保留的接受,那个欺骗他的在金光中看不见脸的女人从未告诉过他,这个世界如此的危险,这个世界如此的让人厌烦,这个世界早就没有了他的父母。

何曾想,他只能盲目的接受着一切,这个口口声声为了琳儿的人,这个一字一句都在嘲讽自己伤害过琳儿,暴躁的心在狂乱的跳动,所有的痛觉细胞都开始疯狂。他本不应该再有暴躁的因素,但是一点点的回忆在脑海里挥之不去,福利院的一切又开始历历在目,那个蹲在墙角的臭小孩,无能为力的面对着一切,没有人来安慰他,即使他知道,安慰也毫无用处,慕斯村的一切又浮现在眼前,那只愤怒的山羊恐怖的,那双恐怖的双眼,对于鲜血的渴望贯穿身以此让恐怖的瘾症让他疯狂。那种恐怖的无力感拉扯着他的身,绝望撕扯着他的神经,为什么他会这样?没有人跟他解释。等到虚脱之后,只剩下虹色的流云。那个在温缇郡奔跑的少年,暴雨如梨花般打在他的身上,恐怖的角在镜子里狰狞的生长,那双血色的双眼在暴雨的云雾中如此的显眼,没有人能让他明白,何曾想过一次的终究是未解的谜题。

“为什么!你为什么要再次出现?琳儿就应该生活在梦境的世界里!所有的苦难,都将与她无关!”白衣少年恐怖的红色流光双眼狠狠的盯着华服少年。

气质的另一面诱人

我第一次活,从来没有什么再次!再次出现!不是吗?

华服少年一拳狠狠的打在白衣少年的脸上,那张流体状的脸一下子吞噬了他的拳头,穿了过去,那种无处发泄的愤怒一下子又都压在他的身上,或许只有挨揍才能让他缓解。

我!长羽枫!一切的一切!都应该有个交代,就算!从来没有人和我说我该如何活下去!但是我啊!绝不会轻易放弃!这才是我!一个小小的人类!生存的意义!

“你!最好搞清楚了!我从来都是我!我自己也好,琳儿也好,你都没有任何权力夺取生存在现实里的意义!”长羽枫双眼流着泪水,一记右勾拳又是重锤在白衣少年的胸口!但是就像没有任何意义般的,一切都徒劳无功的,将他自己跌将出去。

我为什么那么想要救琳儿?真的是为了她吗?

长羽枫倒在地下,被白衣少年一只脚踹的翻滚,这一次没有鲜血,而是无端生出的水花在尘土里一下子就消失了,那一点点掉落进浮空支柱的深色的痕迹,永远的印刻着。

“去死吧!你本就不应该再次活在这个世界上,你施加在琳儿身上的种种罪孽!我一定会加倍奉还!”白衣少年种种的踩在华服少年的悲伤,那只紫色流体状的脚孔武有力,腿风使尘埃四散,那种杀意已绝的样子使他红色的流体状双眼更加的飘忽不定。

鸟笼顶端

还差一点……还差一点点……

排成排的小梦安貘一点点的爬上琳儿的头发,这个沉睡着的像是在海洋里下落的少女,四肢无力的下垂,那一身好看的衣服慢慢的发着光亮,深深的泪痕在她的脸上散着,梦安貘们一点点的凝在她的头发之上,就像是分身一样,另一个琳儿就像重影一般出现,她俏皮的看着那个沉睡的自己,模仿着她的动作,可能是她觉得模仿的不到位,又很疑惑的摸着下巴观看者沉睡的自己,最终两个动作一模一样的琳儿浮在空中,梦安貘们小心翼翼的看着远处那两个一黑一白的影子,咻的一声便带着琳儿消失而去。

另一个琳儿偷偷瞄着他们两个,白衣少年恐怖的拿拳头重重的锤在华服少年的身上,她闭着眼睛,就好像自己受到的伤害一般呼呼的像是受到惊吓,她看着那个华服少年被打的部位,偷偷摸着自己身上的那个部位,很是害怕闭着眼睛不敢去看。

“好了……奶奶,幸好,那个黑衣服的少主纠缠住了那个梦反的少主,不然,还真的没有这么容易。”何超擦了擦汗水,看着躺在地上睡觉的艾瑞卡,又开心的看着老医师说道:“我现在就让梦安貘去艾瑞卡的梦境,将琳儿师妹唤醒!”

“好……”老医师将手放在艾瑞卡的额头上,治疗的力量流入她的太阳穴,让艾瑞卡舒服的甚至打起了咕噜。

“那,那个黑衣服的少主是怎么进入琳儿梦境的呢?”大总管很是不解,看起来,那个黑衣华服的长羽枫根本就是一次又一次的正在挨打,毫无还手之力,因为只有梦安貘的视角,所以一切也不是很清晰,甚至隔远了根本只有一黑一白的两个原点在交战。

“我……也不知道”何超看着白色薄幕上一片由五颜六色的糕点组成的世界,回应着大总管的话:“可能是因为某些特殊的原因出现了阻止梦反的另一面也说不定,但是没有准确的定论,确实不清楚。”何超的眼睛很是明亮,在五颜六色的花糕面前,艾瑞卡的嘴里塞满了花糕,手上都快拿不下了,琳儿正安静的躺一块橙色的花糕之上,安详的睡去。

艾瑞卡擦干嘴,慢慢的将琳儿扶起来,轻轻的摇着,琳儿的指头微动,眉眼微微的睁开,她所看到的世界如此的绚烂,如此的美丽,或者?可口?

八十六章:梦中的白月光

() “原来是这样……我好像什么也不记得了……”琳儿慢悠悠的说道,她右额上的梅花烙印越来越浅,艾瑞卡看着琳儿现在的样子,总有一种说不出陌生感,不知道是因为琳儿本身的不真实,还是因为所处自己梦境中的不真实,提醒她身在梦境之中的梦安貘蹲在她的肩上,活像一直想要她抚摸的小猪崽子。

“既然琳儿姐姐从那个什么梦反里出来,不再受它控制了,就可以从梦中醒来了。”艾瑞卡摸着梦安貘小小的脑袋,梦安貘歪着脑袋看她,眯着眼睛很是享受。

“嗯。我们早点回去吧,不要让他们再担心了……”琳儿向艾瑞卡点点头,她的眼睛本是黑色的瞳眸,只在一瞬间就化为紫色,像星辰一样的瞳孔亮着,她笑着,很是迷人,她的衣服也开始变为紫色的华服长裙,微微的发着亮光。

如何从梦境中醒来,何超也已经告诉了艾瑞卡,艾瑞卡和琳儿同时作为梦境的主人,因为梦安貘的力量,现在两人也同时存在于艾瑞卡的梦境之中,就像是那些进入他人梦境进行作恶的人一样,琳儿就像是一个本身不存在于艾瑞卡梦境世界的真实物件,因为琳儿本身是另一个梦境的主人所以区别于艾瑞卡自己制造的梦境“琳儿”,就像梦安貘一样,是无法被任何梦境制造的,琳儿也是一样,想要醒来就必须依靠梦安貘的力量,梦安貘虽然没有办法真的将梦境里的物件带离梦境,比如说琳儿作为梦境主人也同时存在于梦境世界,是不能跟着梦安貘回到何超所在的世界,简单来说,她必须以躺在香草堆上的躯体醒来,梦境主人依然是梦境中的一部分,只不过因为梦安貘的梦境之力而穿梭到艾瑞卡的梦境之中。

琳儿躺在艾瑞卡梦境世界里的巨大方糕上,这种奇特的没有任何粘性的糕点反而散发着奇妙的香味,作为土生土长的温缇郡人,这种独特的方糕恐怕也只有艾瑞卡能够梦的到了,毕竟,正常人谁会做梦梦到是家乡的食物呢?

遥想半个小时前何超告诉艾瑞卡的是做一个正常一点点的梦,而现在看来,也只剩下在白色薄幕前无奈的笑着的何超了。

一点点的绿色的灵力从梦安貘的背上流出,缓缓的进入琳儿的太阳穴,她浮在空中,在梦境中发生的一切都开始像回溯的溪流一样一一出现。

“好久不见,琳儿”她追上了那个白衣少年,他英气的眉温柔的眼就那样看着自己,她眼中的泪水一点点的看着这个被福利院的所有人都“遗忘”的,“不存在”的少年。

“你去了哪里?羽枫哥哥……”琳儿看着他,那个少年站在皎洁的月光之下,白色的衬衫如此的洁净,她很害怕她真的没有“存在过”,那个胖男孩,那个龅牙妹,真的吓了她一跳,被莫名的取代的长羽枫,让她的心在打颤。

“我一直都在你的身边……琳儿……不要担心……”他宛如白月光,如此的,如此的明亮。

“可是,他们都说那个人是你……我……”琳儿带着哭腔,她所有的一切都可以被夺走,但是除了他,这个不属于她的人儿,不能离开,更不可以凭空消失!

“哈哈哈哈哈,他们跟你开玩笑的……这你也信吗?”他肯定不是有意的嘲笑自己,他眯起来笑的样子,依然像是笑进自己的心扉。

“开……玩笑……”琳儿呆呆的看着这个少年,她站在他的面前,手放在胸口,手足无措。

白衣少年一下子拥抱着她,没有任何预兆的,她抬起头看他,月光洒在他的脸上,她有些惊讶,又有些欣喜。

“羽枫哥哥……”

“嘘……这一次,我真的要离开了……”

“为……为什么?”

“为了你,我的琳儿……我们一直是朋友不是吗?作为朋友,离别前,总是要拥抱的……”

“我还不知道你要你去哪里!为什么离开!?”琳儿推开了他,她害怕真的是离别的拥抱,遥遥无期的别离,那些“家伙们”如果真的欺骗她,跟她开了个玩笑,那么,她现在宁愿相信那是真的了,因为这样,或许羽枫哥哥也可以跟她开玩笑了,这一切都是属于羽枫哥哥的一个玩笑而已,对吗?

“我要去一个很遥远的地方,明天你也要离开这里了……跟着新的叔叔阿姨,他们会和你成为一家人……而我,也需要去寻找,属于我的“家人””

家人两个字有些停顿,白衣少年仿佛说着与他无关的话语。

或许有些时候,真的是这样也说不定呢,离别,一次又一次的离别,可是,明明他们两个从未在福利院里分离过,却像是早已经离别已久,琳儿这样想着,甚至有些丝丝入扣的回忆在她的周围浮现。

真的是这样吗?羽枫哥哥也要去寻找自己的家人吗?可是叔叔阿姨并不是她真正的家人,不是吗?

但是,琳儿又无法说出任何话来,对于这样的诉求她又怎么能阻止呢,她能做的,也只有默默的流泪,想要憋住的泪水从来没有放弃过从那双好看黑色瞳眸中挣扎着出来。

“不要哭,琳儿……我们总有机会碰面的……或许,我离开之后,你会有一个美好的未来,一个无比疼爱你的父母,虽然没有骨肉之亲,但甚似亲人,也许你也会遇到一个爱你一辈子,珍惜你一辈子的丈夫,虽然你现在还小,我不应该说这个,但是,就像是美梦成真一样的时候,那个爱你的人,无比珍惜你的人,陪你过完这一生的人,终究会来到你的身边……我终究需要离开,去寻找属于我的那个人……”他的眼睛一直看着她,在月色中发着好看白光,他说话的时候就像是在表演一出完美的歌剧,每一个动作都像是他所说的那个人,那个他所说的人儿,可终究就像是落幕一样,他把手放在她的头上,淡淡的说道:“再见了……我的琳儿”

那一滴泪分明不应该落下,却又如此的不堪的,在他的眼角打转。

虽然琳儿会再一次因为自己遭受苦难,但是,这一次,也许就是最后一次了,在这个梦的世界里,他能够主宰琳儿的命运,哪怕是这一次,也要让琳儿脱力那悲惨的命运轮回。

他看着她呆呆的哭泣,不舍的一切,都要远离,他微笑着向她招手,她只是哭,但是眼睛一直盯着他看,不曾改变。

琳儿睁开双眼,紫色的瞳眸看着眼前的一切,芬芳的香气在鼻尖流动,那是特制的香草,她躺在上面,坐了起来,裙子上趴着的可爱的梦安貘遛下来,跌在地上,很快又跳到何超的肩上。

“你醒了?琳儿师妹?”何超开心的看着这个还有些茫然的师妹,脸上的汗在酒窝边上打转。

“你是……”

“我叫……”

“他叫何超,我的小孙子。”是老医师的声音。

“医师奶奶!”琳儿看向老医师,尊敬的点了点头。也同时向何超点了点头:“谢谢师哥……”

何超虽然被自己的奶奶抢了话头有些尴尬,不过还是笑着回应。

“琳儿师妹,没事就好,梦反呢,要多加注意休息,不要过度修炼,或者过度使用灵力,让梦反有可乘之机。”

“嗯,我会注意的。谢谢师哥提醒!”

“哪里的事。”何超慢慢的将瓷器梦安貘收进袖口,琳儿看向香草堆上的兄妹俩,艾瑞卡已经萌萌的打着哈欠坐了起来,而长羽枫却依然没有动静,琳儿看着这个一脸安详着睡去的少年,紫色的瞳眸里,像是有星辰涌动,慢慢的,是他了。

艳阳昭来惜春光

() “诶!臭昭昭!臭昭昭!等等我!等等我!”

沙漠里,或许很难有人能够走这么快,自己根本追不上了!臭昭昭,总是这样!在森林里也是,在水上行走也是,自己一个土字阶根本就不可能跟上她的脚步的!她们刚出了白灵山也不久,昭昭就这样对她,真是让她气不打一处来!

“快点啊,蠢惜!”昭昭一直走在前面,其实在她看来,并没走有多远的路,是春惜太弱鸡,根本承受不了入世之苦罢了。

“这才走多久啊!你就不行了!还想着什么走遍整个灵界呢!我看,半路上你就要回白灵山上享福去了!”昭昭看着头顶的太阳,她依靠灵力来达到些许降温的作用,但是很明显也无济于事!汗在她的脖颈间流进她的衣服没,这种专用在沙漠里的袍子也没能有多少作用。想必那个双马尾的小蠢蛋已经热的不成样子了还能叫的这么大声。

她们走在休蓝思沙漠里,前往沙漠里的绿洲。说来倒霉,骆驼在进沙漠的时候就被沙暴吓跑了,现在,她们相隔的距离其实并不是很远,但是春惜的大叫总有一种让她觉得她们相隔甚远的错觉。

按照她的说法,如果不是春惜小蠢蛋,或许她一个人早就到达目的地了。

“啊!”春惜惊恐的叫声在后面传来,

“怎么了!”剑一下子出鞘,昭昭一跳就来到春惜的面前,春惜瘫倒在地,抱着自己的脚。

“怎么了?”昭昭又问了一遍,她警惕的环顾四周和满是黄沙的地面,阳光照在沙子上,很像黄金一般。她蹲伏在春惜的身边,马尾辫很是柔顺,和这个烈日不符。

“我脚崴了……”春惜委屈的说着,很是痛苦摸着自己的脚踝。她的双马尾有些枯燥,甚至分叉,一点也没有她以前乖巧可爱的样子。她的沙漠袍子刚好隔在沙层上,不会让她的屁股遭殃。

“……”昭昭有些无奈的收剑,春惜看不见她的脸,眼睛滴溜溜的盯着她的背影看。

“哎哟,我走不动了,这可怎么办呀!”春惜拉扯着嗓子,像是故意在昭昭的耳边喊。

帮春惜简单的包扎以后,看着这个在沙漠里眼泪汪汪的看着她的小蠢蛋,昭昭要多无奈有多无奈。

她摇摇头蹲下,示意春惜到她背上来,她回头看着她受伤的脚踝,又是摇了摇头。

春惜见状一下子扑到她的背上,脸上的喜悦让她的眉毛都在动着,大大的眼睛盯着昭昭漂亮的耳朵滴溜溜的看。

“嘿嘿……”春惜有些得意的笑,她闻到了春惜身上很好闻的香味,是一股桃花的香气,那种香气在春惜的鼻间撩动,让她痴醉。

“你怎么这么不小心!”

“我笨嘛!你不是总说我笨嘛!这下好了,我真的笨了呢!”

“难道你不笨吗?路都走不好!这么大个人了!还要人背!”

“哎呀~昭昭最好了!昭昭最好惹~”

“哼!小蠢蛋!”

“嘿嘿……”